• 2010-11-23

    我要回去啦


    2008年10月 | 我的房间

    凌晨四点刚过。
    将最后一只洗净的酒碗擦干,摆放整齐。
    将垃圾系紧,放在后门外;依次将木梯子、地刷抬进厕所,上锁。
    将书包收拾好,熄灭最后一盏灯。
    将醉倒在气垫床上的老妖怪摇醒,我要回去啦,你手机在这里,别睡太死呀,不怕一万就怕万一。
    我要回去啦。
    老妖怪努力睁开眼睛,歪歪斜斜坐起来,摸过袜子,就要穿鞋送我。
    我赶紧跑走,今天不要你送啦。

    凌晨四点多,独自走在落满紫荆花瓣的小道,沿途空无一人,好像做梦哟。
    许多许多年以前,也是这样的小道,铺在家和学校之间。
    也是背着重重的书包走在上面。
    有时候会停下来观察那些长在低处很嫩的叶子,像一个个透明的小屁股。
    更多的时候,会捡一片很老的叶子,沿着经脉撕成一条条,或者干脆做成一只兔子。
    踩着这样的小道,彷佛走向来时的地方。
    回,回去,回来。
    有这样一条小路可以带你自如归去来兮,回不回,相信都会很有归宿感的吧。

    昨天聊天的时候,姨爹说,他将来如果有一小块地,
    上面就写:这里躺着一个老头,他最爱吃洋葱。
    唉,这句式真叫人伤感。
    可是走在这样落满紫荆花瓣的小道上,
    我想到,要么我的那块地,就这样写吧:
    这里躺着一个老太婆,这辈子都是她的童年。

    没有什么比这句话更如愿以偿啦。

    “专心想一想当下活着的这一刻,在这一刻没有悲伤。回忆过去才有悲伤,而设想未来则引发恐惧。”

     


  • Jul.2009 | 一个也许是濒死的人

    那天傍晚路过草地,就见他躺在大树旁铺开的暗黄落叶上。我绕至草丛那头,他半眯着眼,眼神里的空洞仿佛将世界都看穿。那种空洞形成的磁力,能将恐惧的疑惑从毛孔中吸出——在左边团成死寂的黑暗,像一个征召的暗示,让你忍不住接近;在右边化成刺眼的光亮,像一只大手将你推走,让你心跳加速地庆幸离开。

    白天经历一回,夜里又重温一遍。当那个人爬起来,梦里的世界被黑白两色瓜分,一边漆黑无声,一边煞白刺目,我跑不动的时候,只好无从选择地醒过来。

    后来相隔许久取到照片时,分明是梦中场景,看那影调,看那恍惚。顿时无语。
    刚过去的夏天有许多故事,这是其中之一的小插曲。

  • 2009-06-19

    K的职业梦

    “昨晚做梦梦到后院又做了两场演出。一场在故乡乡村的晒谷场上,村民们捧着饭碗就来看了,我们都坐在田埂上唱歌。一场在流水沟的一破车库里。搞得我在梦里还很激动,生怕又搞丢了什么线什么的。”

  • 2009-04-22

    关键

    2009.4.6 | by 芊叔

    童趣,生机,侠骨,诗心,大化,有情。
    六个关键词,足够这辈子用了。

  • Jul.2008『去年夏天』现场 | by 老李

    把酒瓶当笛子使劲吹,打从胖子身边过。这副模样是老子近来每天的标准写真,想倾吐的想记述的全以该姿势不留痕地了结,要嘛经由膀胱在不同的地方永久干涸掉,要嘛变成酒嗝倏忽遁形不见。啊我越来越懒得动脑子,生活于是更加简单快活啦。